全部 期刊 学位论文 会议论文 图书 报纸 图片 人物 视频 典籍图书

《齐家之道——颜之推三教一体思想研究》出版暨简介、目录

日期:2018.09.20 点击数:3

【类  型】报纸

【作  者】 李勇强著

【入库时间】2018.09.20

【全  文】

李勇强著《齐家之道——颜之推三教一体思想研究》出版暨简介、序言

 

 

  

 

书名:《齐家之道——颜之推三教一体思想研究》

作者:李勇强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7月1日


 

【内容简介】

 

颜之推是我国南北朝至隋朝期间有名文学家、教育家,著有《颜氏家训》,在家庭教育发展目前影响极大。李勇强著的《齐家之道--颜之推三教一体思想研究》运用哲学、历史学、教育学、文献学、考古学等多学科的方法,将颜之推个体哲学思想置于大历史的视域中加以观照,依据现存《颜氏家训》、《观我生赋》、《冤魂志》及五首诗作和相关史料的文本,紧扣颜之推“务先王之道,绍家世之业”的学术宗旨,展开对颜之推三教一体思想的研究,不仅介绍了颜之推三教合一思想产生的历史背景、生平与著作,而且重点探讨了颜之推思想的核心――家的立身之本、齐家之道、处世之宜,进而揭示颜氏的儒佛道一体思想,以确立颜氏三教可一主张在中国三教一体思想演变发展史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序言】 

序言

张立文(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读书使人眼观世界,心怀天地,即使身处冰天雪地的环境中,它给人以绽开的梅花那样,以无穷的乐趣,也给人以“为天地立心”的致远的反思。李勇强博士在攻读博士期间,尽管工作繁忙,千头万绪,仍然抓紧点滴时间读书、思考、写作。不管在动车行进中,飞机飞行中,手眼不停地撰著,即使“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亦不放松,终于取得博士、博士后的最高学位。

 

李勇强博士的博士论文是关于颜之推的《颜氏家训》。颜之推是为孔子称赞为“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颜回第35世孙。他生逢乱世,历经南梁、西魏、北齐、北周、隋五朝更替。他忧道忧民,“一生而三化”,是“备荼苦而蓼辛”的忧患之作。《颜氏家训》之作的初心,是为了“述立身治家之法,辨正时俗之谬。”颜之推身遭亡国丧家的磨难,宛转狄俘,阽危鬼录,三代之悲,剧于荼蓼。“民百万而囚虏,书千两而烟炀,溥天之下,斯文尽丧。怜婴孺之无辜,矜老疾之无状,夺诸怀而弃草,踣于涂而受掠。”百万人民成为囚虏,经牒秘书焚荡无存,婴儿孺子无辜受害,老疾的得不到善待,路有饥妇抱子抛弃于草地。人民生活水深火热之中,“嗟宇宙之辽旷,愧无所而容身”。他发愿要“举世溺而欲拯,王道郁而求申”,他以衔石填海之志,申王道,拯世溺,启愚矇,复孝慈,撰成《颜氏家训》一书。其宗旨为“整齐门内,提撕子孙。”故著《教子》、《兄弟》、《治家》、《风操》、《慕贤》、《勉学》、《名实》、《止足》、《诫兵》、《养生》、《归心》等20篇。在《教子》篇中说:“父母威严而有慈,则子女畏慎而生孝矣。”若娇生惯养成为习惯,则制止他,即使打骂,反增怨恨,及其成长,终为败德。俗语说:教妇初来,教儿婴孩。使其年少时,知礼仪,习孝弟,养成好习惯。在《治家》中,颜之推以为“治家之宽猛,亦犹国焉。”“是以父不慈则子不孝,兄不友则弟不恭,夫不义则妇不顺矣。”父子、兄弟、夫妇应相向而行,双方都应遵守践行道德规范。他还认为俭者,省约为礼,率能恭俭节用,以赡衣食。他特别指出:“借人典籍,皆须爱护,先有缺坏,就为补治,此亦士大夫百行之一也。”对典籍的保护是士大夫必须遵守的原则。学习典籍,读书学问,是为开心明目,利于实行。未知养亲的,可以学习古人先意承颜,不惮劬劳的事奉。他要求学者应博闻,郡国山川,官位姓族,衣服饮食,器皿制度,皆欲寻根究底,以求本真。颜之推认为,学习的宗旨是“古之学者为人,行道以利世也;今之学者为己,修身以求进也。夫学者犹种树也,春玩其华,秋登其实。讲论文章,春华也,修身利行,秋实也。”《论语·宪问》篇载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古代学者的目的在修养自己的学问道德,今之学者在修饰自己给人看。颜之推反其意,并用正面诠释为己为人,以为人是行道利世,而非装饰自己、显示自己给人看;为己是修身利行。为己为犹春华秋实,把学与用,言与行,讲论文章的理论与修身理性的实践结合起来。这是颜之推智能创新,具有深刻的现实价值和意义。

 

学习不分先后,要活到老学到老。“曾子七十乃学,名闻天下;荀卿五十,始来游学,犹为硕儒;公孙弘四十余,方读春秋,以此遂登丞相……幼而学者,如日出之光,老而学者,如秉烛夜行。”颜之推以历史人物的事迹,勉励后世,以传承前贤学以致用的学风。他在《慕贤》篇中讲,“所值名贤,未尝不心醉魂迷向慕之也。”他认为“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自臭也。”性相近,习相远。人生来就像一张白纸,任其涂鸦。在周围环境和人际的大染缸中染成或红或黑,或善或恶,因此说,君子必慎交游焉。君子“凡有一言一行,取于人者,皆显称之,不可窃人之美,以为己力;虽轻虽贱者,必归功焉。”在1500余年前的颜之推已有学术言行规范,引用他人言行,都要显著地加以说明,决不可掠人之美,据为己功。换言之,目前学术界一些人急功近利,人欲横行,抄袭他人学术成果科研数据,而不注明出处,公然以为己功,而国外杂志发现,不仅倒学者个人人格道德,而且也倒国格。颜之推指出,即使取于地位低的、卑贱的人的学术成果,科研数据,也应该归功于他,而不可窃人之美,这是学术道德的问题。“夫圣贤之书,教人诚孝。”教导人做人要讲诚信,忠诚、孝敬。“用其言,弃其身,古人所耻。”取用他人的言论,而抛弃他人,为古人所不耻。学者应老老实实、堂堂正正做学问,决不可投机取巧,这是学做贤人的道德底线。

 

颜之推总结先秦以来的言行,从原出“五经”的文章,由先秦的屈原到汉扬雄、班固,及三国王粲、孔融,再到魏晋的阮籍、嵇康等,他“每尝思之,原其所积,文章之体,标举兴会,发引性灵,使人矜伐,故忽于持操,果于进取。今世文士,此患弥切,一事惬意,一句清巧,神历九霄,志凌千载,自吟自赏,不觉更有傍人。”探赜他们的文章与学问,就文章的体而言,标举比高,托事于物,寄物而比。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忽视操守,狂者进取,知进而不知退。今世的文人学士,患此弊端者更为深切。一事只图惬意,一句清新奇巧,就骄傲自满,以为自己文章学问就凌九霄,凌驾千载,旁若无人。伤人的言论,比矛戟还厉害;讽刺的言词,犹如雷霆风雨。对此必须深深地反思,加以防止,是为大吉。当今世界,也不无此等之人。颜之推的智慧洞见,启人深思,为中华民族的学术创新繁荣,必须纠此之弊,实学界之福祉。颜之推主张改革文章的题体裁,“文章当以理致为心肾,气调为筋骨,事义为皮肤,华丽为冠冕。”以义理情致为文章心肾的生命所在,以气韵才调为文章的筋骨,以辞藻为文章的皮肤,以华丽修辞为冠冕。批评当时一些文章只求轻浮华艳,音律的靡丽,章句的对偶等,对纠正文风起一定作用。

 

颜之推生当南北朝佛教盛行之时,梁武帝萧衍曾以佛教为正道,儒道为邪。颜之推主张儒佛两教,本为一体。“内外两教,本为一体,渐积为异,深浅不同。内典初门,设五种禁;外典仁义礼智信,皆与之符。”佛教五种禁戒,与儒家的五常相符合。仁是不杀的禁戒,义是不盗的禁戒,礼是不邪(淫)的禁戒,智是不饮酒的禁戒,信是不欺的禁戒。因此,儒教亦为正道,而非邪道,为儒教辨证。儒家君子,见其生不忍其死,闻其声不食其肉。颜之推指出:“好杀之人,临死报验,子孙殃祸,其数甚多。”今之好杀人者,必祸及子孙后代,这也对恐怖主义者是一种禁戒。凡人应具有不忍人的善良的心,而不应具有恶心。人之所以有恶心,是由于私欲。私心恶心,便生私行、恶行,犹如名与实,“名之与实,犹形之与影也。德艺周厚,则名必善焉;容色姝丽,则影必美焉。今不修身而求令名于世者,犹貌甚恶而责妍影于镜也。”人的德行文艺周备笃厚,其名必善,因为人的真伪在于心,无不见于迹,有善迹善行,必有善名。现在有人既不修身养性,又不行善事,却求善名,这无疑如相貌丑恶而责备照相的镜子照不好,那样可笑。“夫修善立名者,亦犹筑室树果,生则获其利,死则遗其泽。”世上汲汲于追求名利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是不可能达到的。“士君子之处世,贵能有益于物耳,不徒高谈虚论,左琴右书,以费人君禄位也。”士君子应该专心致力做好本职工作,而有益于国和民。那些只会高谈虚论的人是不能“应世经务”的,即没有经世致用的能力。君子应当守道崇德,“国之兴亡,兵之胜败,博学所至,幸讨论之。入帷幄之中,参庙堂之上,不能为主尽规以谋社稷,君子所耻也。”运筹帷幄之中,而不能决胜于千里之外,参与国家管理之事,而不能协调各种复杂关系,使之相安无事,那是君子的羞耻。

 

颜之推以卓越的智慧,博大的儒释道三教的知识修为,大量的历史事实、人物生平故事,无可辩驳地阐明他的家训的观点,他以理论与实际、思想与实践的高度结合上,而成为“古今家训,以此为祖”,开家训之规模和范式,其所以如此说,明代于慎行诠释曰:“夫其言阃以内,原本忠义,章叙内则,是敦伦之矩也;其上下今古,综罗文艺,类辨而不华,是博物之规也;其论涉世大指,曲而不诎,廉而不刿,有《大易》、《老子》之道焉,是保身之诠也;其撮南北风土,㑺俗具陈,是考世之资也。统之,有关于世教,其粹者考诸圣人不缪,儒先之慕用其言,岂虚哉!”其矩、其规、其诠、其释,秉礼树风、准绳榘矱,虽为家训,实矩范后世。南北朝时,家无规,国无礼,悖德行,风气丧,《颜氏家训》为纠正此弊而作,其影响深远,各家各朝均视为明训,被后世学士大夫亟为称道。不仅颜氏家族历晋、宋、隋、唐千余年,名人硕士,不可胜数。其后颜思鲁、颜师古以文雅著名,颜真卿、颜杲卿兄弟大节皎皎如日星。而且后世各地、各宗族、各家制定家训,整治家风,莫不以此为范本。

 

由颜回传至颜之推、颜师古,再传至颜真卿、颜杲卿,至今已传77代,颜氏的精神血脉一直流淌在颜氏后人的血液里,也流淌在中国人和世界华人的身心中。这就是为什么中华文明历五千年而不断,为什么中华传统文化延续至今而不断裂,为什么中华民族成为礼仪之邦、文明之乡,为什么中华民族倡导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以和为贵的道德精髓之国,为什么中华民族多民族、多宗教而不分裂的大一统国家的原因所在。从《颜氏家训》的1500多年愈传承愈广大,并影响各家各族,甚至被佛教各书所征引,如道宣的《广弘明集》、道世的《法苑珠林》、法琳的《辨证论》,法云的《翻译名义集》等,体现了儒释的融突和合的趋势。

 

李勇强博士以其人一己十、人十己千的精神,刻苦攻读儒释道经典文本,夯实其功底,以其智慧的创见,对《颜氏家训》作了度越前人的诠释,而得到点赞。

3 0
Rss订阅